更苦的是社科院

2020-07-19 社区 阅读

  截止到今晚新闻联播——即寡人用晚膳的光景,共有21家媒体打来电话,其中15家是关于《阿忆的勇气》一文的。有三家态度不好或存心险恶,被我谢绝,其余基本上都怀着正常的新闻工作者的良心来核实或者是问讯,我多少都答复了一些。我们的大多数媒体人还是有正义感和社会良知的,只是平日被各种喧嚣的错误知识蒙蔽了眼睛,没有力量对付那些贪官污吏,就错把人民教师当成拼刺刀的对象了。

  这篇博客引起广泛关注,正说明了我们的社会对于高校里边的事情基本上是不了解的。不了解不是什么错误,谁也不可能了解那么多的领域。但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这个做人的基本要求长期被忽略了。全社会都像数落自己叔叔舅舅家的情况似的,动不动对学校事务指手画脚。大多数家长根本不懂大学里各个院系是学什么的,就武断地决定孩子的高考志愿,结果毁了多少青春的梦,毁了多少国家的人才。就拿昨天博客引起的吃惊来说,媒体问我奇怪否,我说有啥奇怪的,我早就知道,阿忆要是不说,我哪有功夫说这些闲事。别说北大清华,堂堂的部级单位——中国社会科学院,比北大清华穷多了,那里的国内外最知名的学者,为了每个月的一等津贴——2500元,争得头破血流乌眼青的,社会上知道吗?你们光知道厉以宁教授讲学可以拿到10万元,可是全国不就一个厉以宁吗?清华食堂的一位师傅托福考了600多分,可是全国不就一位吗?能够因此就说清华的工人都可以去美国吗?

  这次澄清对于社会上了解和理解高校,增进知识分子和人民群众的团结,我想是很有益处的。不过也有一些不大正确的理解,我不想借用阿忆的“无脑人”来称呼他们。其实“无脑人”也不是骂人,当年在宿舍里打扑克,阿忆就经常被我斥责为“你没有脑子啊!”不过是个智力刺激而已。其实是网络文化的瞬间反映造成的不认真阅读的习惯导致的。

  几种糊涂论调主要有:一是认为阿忆和我是“叫穷”。请认真阅读原文,我们哪里叫过穷?我们不过是要澄清,北大清华教师没有社会上谣传的那么高的收入。我们从来没说自己“穷”。不过,如果只依靠北大工资单上的收入,我们就

标签: